• Gucci正式和LV宣战:我们要成为最大的奢侈品品牌 2019-04-21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4-21
  • 世卫将“游戏障碍”列为新疾病 哪些症状可被确诊? 2019-04-13
  • 【三年决战奔小康】一封来自甘南精准扶贫户的感谢信 2019-04-13
  • 少年足球情 体育强国梦——“蒙牛”少年足球队亮相卢日尼基体育场 2019-04-12
  • 波波将亲自出面游说詹姆斯?但詹皇儿子已先去洛杉矶 2019-04-10
  • 柳条变“金条”!非遗柳编惊艳亮相世界制造业大会 2019-04-10
  • 新款别克君越谍照曝光 这次要玩运动风? 2019-04-04
  • 江南造船厂:长兴岛上军舰的“摇篮” 2019-04-04
  • 酸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3-31
  • 广东金林村:农民爱写诗 2019-03-30
  • 淮北矿业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召开学习(扩大)会议 2019-03-27
  • 龙舟影像 广州最有名土豪村端午龙舟招景 2019-03-27
  • 山西日报系列评论:三晋之声 2019-03-19
  • 90%人工智能企业亏损 是先烈还是泡沫? 2019-03-19


  • 看啦又看小说网(今日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www.anck.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四章 采药人引路

        自姬凌生一踏进雾区,算是知道了这地方为何让南地修士都忌惮三分,进来才几步路,姬凌生原本外放的神识被悉数逼回体内,加上障眼浓雾,姬凌生玄宫第三门的修为竟毫无用武之地,就视野局限这点来看,相比那些进林捡漏的凡人未必能强上多少。(m.www.anck.net看啦又看手机版)

        从黑风背上跳下,姬凌生调整气息后试着将神识放出,无果,只觉用作探路的神识被无穷尽的雾气禁锢在体内,一寸不得出来,徒劳无功两次后,姬凌生也就放弃这无用功了,与此同时松了口气,自己尚且如此,那仙宗宗主在外号称地境之下无敌,说到底不过一介玄宫修士,不是有通天本事的地秘境高手,未曾比自己高出一个大境界,既然如此,可想就算追杀进来也是同样窘境。

        打不过未必躲不过,姬凌生年少时做事全凭喜好,却从不会吃亏,很大原因是会审时度势,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说白了就是挑打得过的下手,虽然无耻了些,可屡试不爽。

        稍加思索了会,姬凌生不敢久留,朝林子深处走去,黑风低头跟上。从外看来是烟笼雾罩的蓬莱仙境,只有进了里面才知道是块怪枝乱桠、藤萝丛生的险地,姬凌生看不见路,只得尽量走个直线,避免与万一追杀进来的仙宗宗主撞个正着。

        姬凌生回头看了眼黑风的胆模样,黑风是通灵马,没什么大本领,对凶恶兽类传来的威压气场尤为敏锐,在雪山下的虫洞尚且如此,黑风现在这畏缩模样,想必林中有什么凶兽才对。正沉吟间,姬凌生和趴在草垛里摸索的一人打了个照面,见是一个寻常的采药人,姬凌生摸到虚囊上的左手这才缓缓放下,被追杀了几日,姬凌生自然心神紧绷如弓弦,一刻不敢放松。

        那家丁模样的汉子被姬凌生凌厉眼神盯得一阵哆嗦,能被委以信赖的派进来采药,汉子清晰记得管家的告诫,敢来雾区采药的,不是手法老练的手艺人,就必定是极为扎手的点子,不论是神通广大的修炼者,还是来磨砺的富家子弟,都不是他一个月俸十两的家丁可以招惹的,遇见都得躲开,最好还恭敬些?;叵肫鸸芗矣镏匦某さ娜案?,汉子心肝乱颤,赶紧低头,不敢看向姬凌生眼神。

        姬凌生看得出汉子的胆战心惊,要是胆子大些的话也不会去做动辄得咎的家仆,姬凌生没有捉弄这类可怜人的恶趣,于是悄然离开,等到脚步声远了之后,汉子才敢抬头,抹了把汉,想起手头的事,又继续在草丛中闷头摸索去了。

        走了数百步,路上又遇见几人,都是清一色的采药人,大部分是奴仆衣着,鲜有北晋人掺杂其中,毕竟北晋人是出了名的与人不善,当然,这个人是指外地人。

        一路上还算熙熙攘攘,还能听见采药人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闲聊,可热闹的到底只有大雾区的最外一圈,再胆大包天、心细如发的手艺人也不敢在这瘴气逼人的林子里走得太远,所以过了这最外围的半里地就少有人烟了,对于在西山和清歌姑娘散步时听惯了蝉鸣鸟啼的姬凌生来说,这林子确实静得过头了,走到后面,只听见自己与黑风踩在枯叶的细碎声响。

        在姬凌生走了一里地,如履薄冰的时候,雾区外打坐的仙宗宗主元岐终于起身,一路上赶路耗去的灵气恢复之后,元岐一身黑袍飘起,如鬼魅般冲进了雾区密林,进入雾区后,果不其然,元岐的神识被压制得一丝不得外泄,一路靠神识探知追踪姬凌生的黑袍道士并不着急,而是看着朦胧雾气,渐渐露出一丝阴狠的笑意。

        不知黑袍道士使出什么本领,黑色道袍中传出悉悉索索的动静,随着衣物摆动,从元岐袖口处猛然钻出数十条黑蛇,黑蛇掉落地上然后四散窜开,引来林子中采药人们的齐齐惊叫。

        而几里外,姬凌生正和一十岁大的少年大眼瞪眼,走了半个时辰没遇见半个活人的姬凌生可着实有点意外,一开始以为是修为高深到返老还童的老怪物,以至于看见孩背上的药篼十分不解,等察觉到眼前这毛孩没有丝毫灵力波动后才确认是个胆儿肥的年轻采药人。

        面对这个说是初生牛犊都低估了他的少年,姬凌生一时间竟无从下手,冒然发问可能会惊跑这家伙,正犹豫时,那少年郎眼睛放光盯着姬凌生,问道:“你是修炼者?”

        少年说话直接,有些冲撞,不过姬凌生不至于跟孩置气,于是点头。少年眼睛更亮,像捡到珍宝一般,将长辈叮嘱的生人勿近一股脑全忘了,跑到姬凌生身前,一脸憧憬问道:“你会什么把戏吗?”

        姬凌生哭笑不得,绷着脸摇头。

        少年脸上满是失望,诘问道:“什么都不会,那你还说你是修炼者!”,姬凌生正考虑着是否管教一下这个不忌生人的孩,譬如将他吊树上抽一顿,如果能让他学乖那是最好不过,这时从雾气中现出一人,姬凌生神识受缚,只得挑头看去,是个粗布麻衣的瘦老头。老头见到站姬凌生咫尺间的少年,立刻飞奔过来,一把将少年护在身后,等查探少年安然无恙后才心翼翼看向姬凌生,和颜笑道:“这位公子,家中孩子不长见识,如若冒犯了公子,还望不要计较······”

        还没说完,少年插嘴道:“阿公,这人说他是修炼者?!?br />
        老头双腿一颤,险些战力不稳,慌忙中想起自己这几日的收获,再不迟疑,取下身后的背篼,双手递到姬凌生面前。姬凌生探首一看,瞧见几个色泽晶莹的灵果,不禁哑然失笑。

        老人看见姬凌生笑容,以为是高人看不上眼自己辛苦得来的成果,心中愈加没底,自己一把半只脚入土的老骨头,死了没什么关系,??梢乔A阶约椅ㄒ坏南慊鸬幕?,那豁出这条老命都是不答应的。

        看见老人护犊模样,姬凌生触景生情,想起有个整日没个正形儿的老头,温言笑道:“老伯不必介怀,在下不过偶然路过,并无恶意?!?br />
        听姬凌生如是答道,老人心中大石落地,虽然多多少少有些顾虑,但既然对方连自己身上的几颗灵药都看不上眼,那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想到这,老人展露笑容,问道:“不知公子是要往何处去?难不成也是来这找灵药仙草的?”

        姬凌生摇摇头,没有细说,只是抱着侥幸问道:“老伯可知道出去的路?”

        老人没有一口回绝,“公子是要回北晋还是去大华,又或者是去西周,不过老朽听说现在西周不太平,公子如果要去的话还是心为好?!?br />
        姬凌生未置可否,再问道:“我如果要去北方该怎么走?”

        始终眯眼笑着答话的老人一脸茫然之色,不明所以,疑惑道:“雾区北方除了荒地还是荒地,公子去那儿作甚?”,对于大多数南地的凡人来说,这方世界无非就六国林立,现在少了个西周,多了个苟延残喘的后周,勉强还算六国,除此之后再无其他,他们到死都未必知道这分割南地的六国其实不过占了这片大地的一角。

        姬凌生无心去解释,对于平淡度过百年的寻常人,这类天方夜谭还是不听为好??醇Я枭迕?,老人又再度说道:“公子若要去南面的三国之一,老朽还可为公子引路,北面的话就无能为力了?!?br />
        隐约感知雾气缓缓散去的姬凌生看了眼雾区退去的方向,雾气的细微流向凡人察觉不到,对于修士就像大雁飞过一样明显,此时雾气全部流向密林深处,仿佛有何异兽在林中吞云吐雾一样,瞥了眼姬凌生所看方向,老人殷勤道:“若是只到大雾区正中的话,公子不妨带上我这把老骨头,兴许能帮上些忙?!?br />
        “此话当真?”

        老人笑着点头。

        “既然如此,那劳烦老人家了,现在即刻上路,老伯意下如何?”,姬凌生欣喜问道,有了个引路人,那仙宗元岐在不识路的情况下就算有天大的本领都难追上来。老人是个爽快人,抬脚便走,姬凌生默然跟上,那少年郎听两人叽里呱啦说了半天,早不耐烦了,抱怨道:“阿公,咱不去采药了?”

        “这三个果子够咱吃个几年了,离大雾扩散还有些日子,不着急。再说路上遇人有难,能帮一把是一把,不求顺水人情,只求心安理得,好孙儿,听懂了么?”,少年摇摇头,老人跟着摇头叹息,“等你年纪再大些就懂了?!?br />
        百无聊赖的少年看着姬凌生身后的黑风,意料之中的来了兴趣,伸手去抓黑风鬃毛,奈何够不着,退其次想爬上黑风背部,黑风一激灵躲了开,少年摔在地上,不服气地想再试一次,结果被黑风一个响鼻吓跑。

        少年跑去牵着祖父生满老茧的手,似有了点底气,朝姬凌生撇了个白眼,老人以为孙子走累了,摘下少年的药篼放进自己背篼里,再把少年放在自己瘦弱肩膀上,先前还步履蹒跚的老头步子突然轻快了起来。
  • Gucci正式和LV宣战:我们要成为最大的奢侈品品牌 2019-04-21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4-21
  • 世卫将“游戏障碍”列为新疾病 哪些症状可被确诊? 2019-04-13
  • 【三年决战奔小康】一封来自甘南精准扶贫户的感谢信 2019-04-13
  • 少年足球情 体育强国梦——“蒙牛”少年足球队亮相卢日尼基体育场 2019-04-12
  • 波波将亲自出面游说詹姆斯?但詹皇儿子已先去洛杉矶 2019-04-10
  • 柳条变“金条”!非遗柳编惊艳亮相世界制造业大会 2019-04-10
  • 新款别克君越谍照曝光 这次要玩运动风? 2019-04-04
  • 江南造船厂:长兴岛上军舰的“摇篮” 2019-04-04
  • 酸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3-31
  • 广东金林村:农民爱写诗 2019-03-30
  • 淮北矿业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召开学习(扩大)会议 2019-03-27
  • 龙舟影像 广州最有名土豪村端午龙舟招景 2019-03-27
  • 山西日报系列评论:三晋之声 2019-03-19
  • 90%人工智能企业亏损 是先烈还是泡沫? 2019-03-19
  • 超级大乐透开奖公告 足球比分足球直播网 顶呱刮即开型体育彩票 北京赛车pk10技巧详解 加拿大28统计 河南481泳坛夺金官网 时时彩玩法 詹天佑福彩3d 足彩胜负彩中奖彩票 北京赛车pk计划最准群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带连线图 大发888娱乐城 双色球规则 12088七星彩 泳坛夺金投注方法